顶点小说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一卷 第九章 破庙(1)

    深山中,一处破败的庙宇,一群流寇聚在火堆边,啃食着鹿肉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说着老四和老十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大,他们该不会是抢先拿到了什么好处,自己跑了吧!”

    两人所叫的老大缓缓抬起头,脸上两道刀疤,一横一竖,交错在一起,双手捧着生鹿肉,嘴角还挂着鹿血。

    “啪,啪”

    两人脸上多了两道清晰可见的血手掌印,两人急忙向后挪动了一下,捂着脸低,垂着头,不敢多做言语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停下看着,也不敢做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哼!我们几人好不容易从地牢逃出来,烧过黄纸,拜过把子。他们会回来的,再说,他们不回来,能够逃到哪里去?”刀疤男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一个鹰钩鼻精瘦男子,站起身来说道:“老大,我带上几名弟兄前去找寻他们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没有回应,眉毛凝结在一起,盯着火堆,手不停的揉搓着大光头。

    刀疤男只有在有心事,或者有杀意时才会揉搓光头,熟知他的人,看见他揉搓光头便不会言语,不认识的还以为他在炫耀他光洁的脑袋。

    不会真的逃了吧,要是真逃了,泄露了我们的行踪,看我不把他们抽筋扒皮!

    正当刀疤男凝眉思考的时候,庙外传来一阵高亢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!我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名身高两米的巨汉猛的推开庙门,三两步跨步走进庙堂。

    巨汉身后跟着一名佝偻男子,眼睛提溜着乱转,贼眉鼠眼的样子看着有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十弟和四弟回来了。快来坐,刚好昨天捕捉了一头野鹿。”

    刀疤男起身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哥!好!好!待我吃饱喝足,再告诉给兄弟们这个好消息!”

    大汉略过刀疤男的身边,一屁股坐在火堆旁,看着火堆中滋滋冒着油的鹿肉,拿起最大的一块,大口的啃食了起来,嘴角冒起丝丝热气,但是他却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刀疤男微微邹眉,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愤怒,随即恢复了过来,转头看向佝偻男子。

    “四弟,发生了什么事,竟会让十弟如此的高兴?”

    佝偻男子揉捏着两撇小胡子,眯起眼睛缓缓说道:“在我们的南边有一座山村,我去打听过了,他们村盛产稻米,在我们凤泽国可是小有闻名。这金银珠宝,灵石宝器必定不少,我们前去搜刮一番,也足够我们滋润生活好几个月了!”

    刀疤男听闻,没有回话,揉着他的大光头,在庙宇中走来走去,似乎心中有事。

    一名手拿折扇的白衣男子缓缓起身,走到刀疤男身边,晃动着折扇,在等着刀疤男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被一问,脸上堆起笑容,阴柔的说道:“老大,我们被符弘两父子追了三个月,在这深山中绕了也有一个月了,是时候在一个找一个稳定的居所了,不能再像之前那样,路过一村就劫一村,我们可以将这山村作为我们的据点,发展壮大我们的实力,到时候,就算是符弘他们找到了我们,我们也不惧怕!”

    刀疤男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高声问道:“我们如何摆脱他们两父子?就算是去到村落,隐藏的再好,也会被他们找出来!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摇了摇折扇,看向火堆边说道:“那就得看九弟的本事了!”

    “九弟?要他做什么?”刀疤男惊奇的看着刚才被打的男子之一,心中不免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九弟他的移动速度是我们当中最快的!就算是符弘两父子想要追上他,也是徒劳。到时候我们假装逃亡西边洪荒世界,找机会返回四弟所说的村落,九弟就继续往西边逃窜,沿途做出我们十个人落逃的踪迹。只要九弟能够将他们引到边境处,做出我们已经逃进洪荒世界的痕迹,那符弘也没办法,只能乖乖回去复命了!”

    西边的洪荒世界,连接着南方的凤泽国和北方的图北国,每年有不计其数的探险者和逃犯走进洪荒世界,可是很少有人能够回来。

    刀疤男一听,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跑到老九面前,双手捏着他的肩膀,一把将他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刀疤男口中的九弟,身材矮小,脸颊凹陷,瘦的就像只猴子,风一吹就会被带跑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九弟!我的好九弟!我的亲兄弟!你刚才也听到了吧!我们以后的日子,能不能过好就看你的了!刚才是做大哥的不对,大哥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!”

    老九一听真要让他做诱饵,急忙软塌着身子说:“老大,我不行啊,我一看见符弘两父子,我就腿软,再怎么快也跑不动啊!”

    刀疤男一听,立马收起笑意,举起手就想要打下去,老九双手护住头,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唉,大哥,有话好说!我有一个办法。。。”

    佝偻男在刀疤男耳边低语了几句,刀疤男扭曲的脸庞立马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“好!就依四弟你的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刀疤男揉着光头走向一旁,白衣男子眼中闪动着精光,慢慢的往门口走去,靠在门边。

    佝偻男子垂下身子,他膝盖整个凹陷了下去,两条腿向内弯曲,就像一张弓被人拉满一般。

    “九弟,我这里有上等珍品灵药,只要吃了它,能够让你实力暴涨,就算十个符弘也追不上你!”佝偻男子的声音犹如针尖一般,字字插进老九的心中。

    凤泽国对于灵丹妙药的称呼有九种之分:凡品,玄品,珍品,极品,灵品,王品,圣品,仙品,帝品,每一种又有上,中,下三个等级。

    有的国家为了方便区分,直接用数字一至九来表示对应的品阶,同样也有上,中,下三个等级。

    老九惊恐的看着佝偻男子,四肢并用的往后挪去,蜷缩在角落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佝偻男子绷直双腿,挺起身子阴冷的说道:“看来,我们的好九弟,是不愿意帮我们了!”

    老九抬起头,凹陷的脸颊上还挂着泪珠,嘶声喊道:“灵药?你给的药,除了毒药还能是什么?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还修炼毒灵!要死,我也不要死在你的手上!”

    老九俯身弓背,急速向门口跑去,周围的众人连眼球都没转动过来,老九便跑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老九已经冲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快抓住他!”

    刀疤男刚喊叫出声,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老九瘦小的身体从外面飞进房间,重重的砸在了墙壁,墙壁应声而裂,出现了道道裂痕,还在不断向外延伸。

    “哇。。。”

    老九口吐鲜血,身上的衣服全部被割破,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勒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二弟,做得好!”

    刀疤男喜出望外,想不到老九被白衣男子释放武技给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武技,气出丹田,由灵气牵引幻化,世间的武技多的数不胜数,每种武技在释放者的手中,可以做出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听到刀疤男的赞美,手中的折扇欢快的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我的好九弟啊!好好和你说,你怎么就是不听呢?老四,过来喂药!”

    刀疤男说着,一把将瘫软在地的老九提溜起来。

    佝偻男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粒绿色的药丸,捏开老九的下颌,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刀疤男抬手仰起老九的脖子,药丸顺从的滑落进他的腹中。

    “往后退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