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一卷 第五章 离村(1)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“父亲,父亲,你不要走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挺起身体,双手一把向前合抱,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直愣愣的盯着前方,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坐在床上,扭头看去,安修竹正在烛灯下看着书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!”安修竹合上书籍,起身走到床前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这是怎么了?”云溯看着还在颤抖的双手,忧心忡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用力度过了而已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吐纳火灵气,怎么会用力过度?”

    “丹田内透明的真元之气,是身体的一种能量,消耗殆尽,人也会感觉疲惫、虚弱,丹田内的灵气需要载体,而真元之气却是最好的载体,吐纳灵气,伴随着真元之气的消耗,体力也会随之消耗,应战之时,能够判断出对方的境界,就能大致判断出他的灵气储量和威力。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体内的灵气需要随时吸收吗?那不是限制很大!”

    安修竹摇了摇头,指着云溯的腹部说:“你感受一下,火灵气是不是还残留在你的丹田之内,你已经进入了下玄三境的通灵境!”

    云溯一脸兴奋的喊道:“是真的吗?我真的到通灵境了吗?”

    安修竹咧嘴一笑,点头答道:“是的,通灵境一重——星辰入海!”

    云溯立即闭眼探查,真如安修竹所说,丹田内还残留着火灵气,此刻正安静的悬浮在真元之气中。

    “先生,那通灵境一重可以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通灵境一重可以引灵气入体,可以强化身体经脉,器官。”

    云溯略微有些失落,“只能强身健体吗。。。”

    安修竹似乎感知到了云溯的失意,坐到床边,低声言语到:“随着境界的提高,灵气运用范围也会越来越广!”

    “为何我修炼灵气才能去悬河之下?直接去不可以吗?村里每年都有很多人去悬河,说是要得道成仙,长生不死。”

    安修竹起身缓缓说道:“悬河中有无数的灵宝,河水落地之后,分为六条河道,人类围绕住河道建立了数个国家,河道的细数分支边,又有无数的村庄、宗族势力。你要进到悬河,难免经过这些地方,你说修炼灵气保护自己重不重要?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,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修炼?短时间内达到上玄三境?”

    安修竹一听云溯的话语,右手伸出双指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,语气森冷的说道:“你以为修炼是儿戏?不筑稳根基,循序渐进,灵气入体反噬,就算不死,基本也是废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已经可以引气入体,算不算稳定了根基?”

    安修竹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算,通灵境是引灵气入体,淬炼身体。我看你对于引导灵气入丹田很熟悉,以前学习过经络脉象的知识?”

    云溯微微摇头说:“没有,我只是偷看过父亲关于经脉的书籍,但是没有看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云谏教授过你,通灵境一重只需要简单的引气入体,达到二重——通经贯脉,则需要细致的学习经脉的走向和如何运用。这是人类身体经脉的书籍,抽时间多读读。”安修竹说着,将一本薄薄的书籍交给了云溯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通过经脉吸引灵气进入丹田,并没有堵塞的感觉,还需要通经贯脉吗?”

    “通经贯脉不过是字面上的意思,真正的含义是需要人熟练掌握并且运用各个经脉的特点,人体的十二经脉,是经脉的主体,所属于脏腑,还有不直属于脏腑的八脉,但是又沟通十二经脉。只有掌握经脉的原理,运用灵气散布全身,呼吸,运动,休息,皆可淬炼身体,通灵境的身体强度称之为薄底琉体,可以百病不侵,层级越高,所能抵御的疾病也就越多。”

    云溯若有所思的盯着前方,修炼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想想。

    安修竹看着正在发呆的云溯,缓缓说道:“现在你的学识还很薄弱,身体素质太差,无法自行运用灵石法阵修炼。今晚你好好休息,明天我们去谷洛河的上游,进行身体素质的修炼。”

    谷洛河是悬河六条主河流——玄河的分支,位于这个村落的南方,河水中含有丰富的灵气,不时还有灵宝的出现,百姓靠着河水冲击形成的河谷,谷物年年丰收,含有灵气的食物具有强生健体,滋养身心的作用,在大陆南边的凤泽国中也是小有闻名。

    云溯看着安修竹走出了房间,拉过被褥缓缓躺下。

    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,云溯听着窗外的雨滴击打窗户的声音,一会儿侧卧,一会儿平躺,心中有太多的事想不明白,有太多的困惑想要的得到解答,让他久久不能入入眠。

    算了,算了,既然睡不着,就起来看看经脉的书籍吧!

    云溯起身做到床边,借由着床边的烛火,仔细的研读起经脉书籍。

    安修竹站在门外,看着木窗上映射出的倒影,背过双手,向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山谷被雾气笼罩,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云溯刚刚才有些许的困意,趴窝在床上正想入睡,安修竹一把推开大门。

    “溯儿,我们早些出发,免得人多眼杂,节外生枝,我在天井等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修竹认真说话的语气,云溯也不敢多做停留,翻身起床,穿戴好衣服,匆匆洗了一把脸,就往天井跑去。

    安修竹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不时还有毛毛细雨随风飘落而下,接近他的脸庞时,被轻微的细风吹尽四散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,我来了!”云溯小跑着,气息有些紊乱,胸口上下不停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身体果然差的很多。。。”安修竹看着云溯低声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在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。。”云溯站稳身体,双手杵着膝盖,抬起头看着安修竹说道。

    安修竹轻轻摇了摇头,视线跳过云溯,看向他的身后:“带上包囊,我们即刻出发,私塾的事情我已经打点好了。乌云密布,看样子,短时间内,雨是不会停了。”

    云溯看着安修竹的白色背影,长留的乌发束在脑后,一只手扇动折扇卷起阵阵微风,周围飘洒过来的细雨纷纷散开,另一只手背在腰后,揉捏着时常挂在腰带间的玉佩,他没有画像上的仙风道骨,到是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。

    云溯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有他半人高的包囊,伸手去提,包囊却纹丝未动,这下他却却犯了难。

    “为了训练你的体质,我特意在包囊里加了几块青砖。”安修竹嘴角微翘,语气中多了几分戏谑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先生,这包囊拉都拉不起来,何谈背动。。。”云溯低声言语道,语气中多了几分埋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