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悬崖(1)

    云溯抬头看着远去的青鸟车,心中思绪万千,急忙跑出了大院。

    “云爷爷!”云溯看着客栈门口的云长福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元白,给几位大人安排一下。村中一切事物照旧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云长福对着云元白说道。

    云元白点了点头,带领着六名侍卫走进了客栈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!”云长福对着云溯说道,杵着拐杖向着大院走去。

    云溯和云长福一同来到了“镜”字院中。

    不等云长福说话,云溯急忙问道:“云爷爷,先生是犯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云长福靠在椅子上,看着云溯说道:“如果我不说,指不定你会向哪群侍卫打探,要是侍卫觉察出蛛丝马迹,定会以你为要挟,到时候我们只能将侍卫都处理了!我来告诉你吧。安修竹,原名管鸿熙,是二十年前反叛之乱所牵扯的朝臣,十五年前从四净院逃了出来,十二年前我遇到了他,并将他带回了村里,让他在村里生活,教授孩子们学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真的叛国吗?那他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长福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有,他没有叛国,他是被陷害的!自从村里出现了官府之人,他便想离开。一来,他怕连累我们整村人,二来,他离开是为了寻找证据,证明他们管家的清白!这十几年来搜集的证据寥寥无几,翻案可以说是遥遥无期!”

    云溯思考了许久,缓缓说道:“云爷爷,我也想出去走走,见见外面的世界!”

    云长福揉捏的胡子说道:“可以,不管你是去找云谏,还是去找安修竹,这都随你。但是,你想要离开,得先通过考验,证明你能独自面对外面的世界!”

    “什么考验?”

    “你随我来!”

    云溯跟着云长福来到了“月”字院中。

    “你能摸到我手中的拐杖!我便让你出村!”云长福晃动着手中的拐杖说道。

    云溯嘴角一挑说道:“那就得罪了!”

    云溯星连成线,双臂肌肉紧绷,冲向了云长福。

    云长福一挪脚面,脚尖轻点,避让开去。

    云溯追着云长福在院中四处跑,云溯连他的衣服角都没有摸到。

    “云爷爷!你这四处闪避,我要追到什么时候啊!”云溯停下身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。。好!那我便站着不动,你摸到拐杖便算你赢!”云长福捏着胡须说道。

    云溯五指化爪,向着拐杖抓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云长福伸出手指打在了云溯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啊。。。疼疼。。。”云溯捂着手臂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云长福一声低呵,双指一勾,示意云溯攻过来。

    云溯慢慢挪动脚步,绕到云长福身后,双臂环抱过去,想要抓住拐杖。

    云长福手臂一抬,看着腋下的云溯,手指击打在了他手臂的青淤处。

    云溯咬着牙齿,跳起抓着云长福的手臂,双手不断的向前攀附。

    云长福笑了笑,缓缓放下手臂,云溯一把抓住了拐杖。

    “好了!你赢了!”云长福说着伸出手指,又击打在了云溯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啊。。。云爷爷!你怎么总是打一个地方!手臂疼的不行!”云溯握着手臂青黑的地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!以后遇到危险了,攻敌要攻痛处,追着痛处打!他便回避三分,你便多三分胜算!”

    云溯听闻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离村了吗?”云溯看着云长福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!我让思远给你准备一点东西!你一并带着去!”云长福说完,杵着拐杖向着小院外走去,云溯紧紧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云溯看着桌上摆满的东西,确认没有问题之后,一一将他们放进了包囊里。

    云长福和云思远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刀缺口补好了,不过使用的是极品矿石补的!两瓶丹药和一些钱币你也带上!”云思远递过物品说道。

    云溯拔刀出鞘看了看说道:“谢谢云爷爷,谢谢思远哥!”

    “江湖险,人心更险!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将长刀拔出!你修炼的武技是天道修罗,还没来得及教授你刀类武技,以后得靠你自己琢磨了!要是钱不够花了,就去淮潭镇照雪庄找关大老爷!他是和我们村一起合作卖稻米的人,是个可信之人!”云长福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溯看了二人一眼,背上包囊,缓缓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云溯!出门在外,千万注意安全!实在有过不去的坎就回来!”云长福杵着拐杖,站在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云溯躬身作揖,转身就想离开,一人出现在面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云溯抬头看去,是云寒蕊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儿!”云寒蕊有些发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溯第一次见云寒蕊僵着脸没有笑,阴冷的气息比冬日的严寒还要冷上几分。

    云寒蕊抱着一个包裹,走到云长福身边,揪着他的耳朵拉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已入深冬!那么冷的天,你怎么还让小溯出村!春天再出村不行吗?冬日野狼饿极了可是要出来吃人的!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长福听着云寒蕊发唠叨,他一句话也插不上,只能静静的等她发完脾气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不说话!”云寒蕊看着一句话不说的云长福,坐到椅子上,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天底下哪有长不大的孩子!既然他决定要出去闯荡一番,历练历练也是好事,何况他短短三个月就掌握了天道修罗一道力,下玄境之内的人奈何不了他!以后他要去悬河找云谏,早晚都要离开!”云长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云寒蕊喘了几口粗气说道:“那也不行!小溯是我一点一点看着长大的!你这不是送肉入狼口吗?要去,也要让思远陪着他去!”

    云长福邹起眉头看着云寒蕊说道:“妇人之仁!物不经风霜,则生意不顾,人不经忧患,则德慧不成!我决定的事,谁也改变不了!”

    云长福杵着拐杖“咚,咚”的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云寒蕊深知云长福的脾性,知道改变不了他所决定的事,她只是想尽力争取一下。

    云寒蕊匆匆跑出房间,走到云溯身边说道:“既然你决定要离村出去看看,我也不阻拦了!这是我给你做的大衣,夜里山冷,千万注意别冷到了!”

    云溯接过大衣,穿在身上,大衣紧紧包裹着身体直到膝盖处,长刀藏在大衣内,包囊顶端横放着短刀。

    “谢谢云夫人!我会注意安全的!你们就不要担心了!”云溯看着云寒蕊说道。

    云寒蕊点了点头说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云溯看了众人一眼,转身走出了大院。

    村中桥头。

    “唉,小子,你要去哪里!”一名侍卫从暗处走了出来,看着云溯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云溯头也不回说道,抬脚就往桥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嘿!我说你这小兔崽子是不是活腻了!敢这么和大爷说话!”侍卫活动着手腕,就想上去教训云溯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!一个没教养的小孩而已,由他去吧!要谨记大人说过的话,不要在村里惹是生非!”另一名侍卫跑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侍卫看着走远的云溯,低声说道:“这个该不会是出去通风报信的人吧!我们要不要跟着他!”

    另一名侍卫摆了摆手说道:“你见过鱼饵自己去找鱼的吗?我们在村里等着便是,再说了,大雪封山,一个小屁孩,搞不好在半路就没了,我到是希望他能通风报信!我们能早点完成任务,好回去休养休养。”

    “哼!真他娘的晦气!”侍卫说着向着暗处走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深冬季节,漫天飞雪随风砸落在云溯的身上。

    云溯轻轻呼出一口热气,搓了搓冻的通红的双手,抱紧双臂,向着白雪皑皑的山群,深一脚,浅一脚的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雪一直下个不停!天要黑了。得赶紧找一个庇护所!”云溯自言自语的说道,

    万千深山,距离古云村最近的泰普镇,在山村的东北方向,步行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村民到镇上没有固定的路线,一年四季前进的路线都不一样,山里植被繁茂,今天开拓好的路,明天又会被淹没,村里人索性不再铺路,只要确定好方向,往东北方向走,就能走到泰普镇。

    看着四周的光线越来越昏暗,云溯爬上树梢,向着四周眺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