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爬墙(1)

    村中的山林间。

    “快点!爆炸声传来,城墙那边,想必发生了大事!”云元白举着火把,对身后的村民说道。

    云长福板着脸,走在队伍的前面,引导着众人来到城墙下,伸手按在了墙面上,灵气输入墙壁的法阵。

    “轰。。。”

    城墙缓缓的裂开一道缝隙,出现了一道旋转向上的石楼梯。

    云长福和一众村民,沿着旋转楼梯向着顶部走去,远远的就看见符弘等人站立在城墙上。

    “大人!大人!幸会!幸会!我是本村村长云长福!”云长福从远处,拱着手就往符弘身边走来,一帮村民举着火把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哦?云村长,为何叫我大人?”符弘惊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符弘和侍卫身上都披着内红外黑的披风,九华章纹饰的官服紧紧地包裹在里面,只要他们不说,没人看得出来他们是官家之人。

    云长福向前一步说道:“前几日,有一位和大人长的一模一样的青年到我们村捉拿罪犯。大人英特迈往,臂有四肘,我站在老远的地方,就被大人的英雄气概所震撼住,想不认出大人都难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。。你这老人家,真是谬赞了!你说几日前见到了和我长得一样的人,他现在在哪?”符弘揉捏着胡子说道。

    云长福弓着身体说道:“符胜大人已经成功缉拿两名逃犯,当日便回去了。不知大人来我们村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有两名逃犯死在了这城墙外,不知是你们当中谁人所做的?”符弘的视线在村民中来回扫视,想要找出异样神情之人。

    云长福等人相互对视,脸上却是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大人啊,我们古云村向来以和为贵,这人死在了城墙外,我们也不得而知啊!我们也是听到巨大的爆炸声才匆匆赶来。虽说这死人出现在城墙外,但那必定也会坏了村里的风水,我们一村人都得靠老天爷吃饭,大人可得为我们做主啊!”

    地面上残留着大型野兽行走留下的痕迹,这些村民看着都是普通人!应该是妖兽所为!

    符弘暗自冥想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当是老天帮我们了一个大忙,要是此二人进村,遭殃的可是你们!附近有妖兽出没,你们要小心!对了,我还有一个疑问,就是这城墙是何人所建造,实在不像是人为建造啊!”

    “祖辈迁居至此的时候,这座城墙便已经在这里了!实在是不知何人所建造!”云长福眯起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那我们便告辞了!撤!”符弘一挥手,周围的侍卫纷纷跳下城墙。

    “大人慢走!”云长福躬身作揖说道。

    符弘等人,带上羊建木和台阔的首级,向着山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村长,这坑洞现在就把它填上吗?”云元白看着城墙下的巨大坑洞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坑洞留着!我自有妙用!”云长福揉捏着胡须说道,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丝的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“水”字院中。

    云溯听到爆炸声,急忙跑出院落,等他赶到大院门口的时候,云长福和众村民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思远哥!”云溯急忙叫停夺门而出的云思远。

    “在家呆着!”云思远嘱咐一声,急匆匆的追上村民。

    云溯看着走远的云思远,心中总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云溯!不用担心,有你云爷爷在,他们会处理好的!你就好好回去休息吧!”云寒蕊站在门边,看着走远的村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云夫人,你也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云溯说完,向着“水”字院走去,回头看去,云寒蕊呆呆的站立门口,久久不愿离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“小溯!小溯!快起来,准备训练了!”云思远抬着食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云溯一把将被褥掀开,匆匆抹了一把脸,几大口喝下羊奶。

    “思远哥,今天还是打沙袋吗?我今天可是不会再次晕倒了!”云溯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今天做点别的,我带你去挖土锄地!”

    云溯疑惑的跟着云思远,向着村边的大山顶城墙走去。

    云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:“思远哥,要挖土锄地,不是应该去村尾吗?怎么往城墙这边走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!你昨晚也知道城墙这里,发生了巨大的爆炸了吧!我带你去把爆炸的大坑填上!”云思远轻轻呼出一口气,身体微微发热,却是没有汗渍流出。

    “爆炸的大坑?是何人所为的?”

    “是护村麒麟对付入侵者留下的,入侵者已经被杀死了,以后不用担心了!”

    云溯没有再问,紧跟着云思远向着城墙走去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城墙下,云溯也不是第一看着城墙,他小的时候,经常到这城墙下玩耍,总是感叹这城墙的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云思远仰头看着城墙说道:“小溯!你顺着墙壁爬上去,大坑就在这城墙外边!”

    “思远哥!这城墙起码有五十米高!怎么爬上去啊!”云溯擦了擦鬓角的汗水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!我在城墙上等你!”

    云思远说完,运转周天,轻轻的呼出一口气,沿着长满青苔的城墙跑去。

    云思远借着树枝和城墙上生长下来藤蔓,三两下攀登上城墙。

    “当!当!”

    云溯伸手敲了敲墙壁,墙壁传来了金属的响声。

    四下探去,找了一截手臂粗细的树枝,双手青筋暴起,对着墙壁狠狠的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三百斤的臂力,汇集在树枝上,在声音传来的时候,树枝已经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云溯伸手按在了厚重的青苔上,水渍从指缝间流了出来,手掌将青苔抹去,根根土黄色细线展露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不知道这细线的含义,现在看来,这土黄色细线向着地下蔓延,这墙壁至少是珍品的矿石制作的!我现在只有父亲的玄品武器,想要挖出孔洞落脚似乎是不可能了!”云溯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溯抬头看着藤蔓的所在,最近的一根在一颗树的顶端位置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哪里难的倒我!”

    云溯三两下爬上树,站在树冠,看着两米外的藤蔓,俯身弓体,双腿一用力,在细枝断裂的一瞬间,脚蹬在墙壁青苔上,双脚反复来回蹬动,一伸手抓住了藤蔓。

    身体在墙壁上晃荡,身体摩擦着墙壁,才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连续爬两座大山都难不倒我!何况这小小的墙壁!”

    三百斤的臂力,轻松的在藤蔓上攀登。

    云思远看着攀登到一半的云溯,双手握着藤蔓根部,手部血管暴起,一声低呵,藤蔓立即被扯断。

    云溯应只感觉藤蔓一松,身体开始不断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不好!藤蔓断了!”云溯惊呼一声,四肢不断的在青苔上抓挠。

    青苔包含水气,让原本光滑的墙壁更加的湿滑。

    云溯张开手掌,狠狠的按在墙壁上,膝盖和脚尖抵住,想要减缓下落的速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