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一卷 第十五章 异种天雷劫(2)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水面泛起巨大的浪花,巨大的岩石冲出水底,滚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就在哪一瞬间,云溯仿佛看见了赤红双眼的怪物,一脚就将巨石踢飞。

    安修竹一把攥起云溯的手臂,双腿不断的来回摆动,带着他向着坑洞边游去。

    “咳,咳,咳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跪爬在地面上,疯狂的喘息咳嗽,双臂不断的流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一头栽倒下去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修竹脱下自己的长袍外衣,将赤裸身体的云溯紧紧的包裹,捡起地上的折扇,对着云溯扇动。

    无数的衣服细线从长袍上飞出,来回穿刺着翻卷的手臂肌肤,如果此时云溯还醒着,一定疼的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雷击伤很严重,要回村治疗!”

    安修竹抱起云溯,向着古云村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滴答,滴答”

    水滴不停的从洞顶滴落,晨光从洞口穿入,照亮了大半的洞穴。

    “雷雨停了,我们出发!”危开城睁开眼睛,看着项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二哥!”

    项田紧紧的跟随在危开城的身后,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村头桥上一老者,杵着木质拐杖,视线游离在山间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看着由远及近的白色身影,老者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云大哥。。。”

    安修竹一改往日的冷峻,恭敬的躬身向老者示意。

    老者中等身材,一袭灰白相间的长袍,皮肤略黑,黑白相间的胡子有五寸长,长发盘成团,用木簪插着,身形略显佝偻,精炼的眼神中,散发着威严的气息,他便是古云村的村长,云长福。

    外表二十五六岁的安修竹,称呼年近古稀的村长为“大哥”,只有他们二人在一起时,才会如此称呼。

    “嗒,嗒,嗒。”木杖有规律的敲击青砖桥面。

    “是溯儿吗?”云长福看着安修竹怀中皮肤焦黑的小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云大哥,溯儿渡劫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云长福伸手打开了包裹云溯的长袍,烧焦的气味瞬间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怪也!怪也!他为何伤的如此严重?”云长福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怪我心急,用灵丹妙药加快了他的进阶,而忽视了他的身体素质。还遇上了异种天雷劫。”

    安修竹看着怀中的少年,有些愧疚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长福摇了摇头说:“天资聪颖的云谏,十五岁渡劫时,仅凭借肉体强度硬生生扛下天雷劫,溯儿差的太多了,以后修炼要循序渐进。跟我走,救人这事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安修竹点了点头,跟着云长福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安修竹饱读诗书,但是缺乏丹药,带回私塾只能凭借灵石法阵恢复云溯的身体,没有药物的持续治疗,弄不好会给云溯留下后遗症。

    安修竹跟着云长福来到了一户大院,院墙高四米,红漆的大门两旁放着两尊石狮子,两米高的石狮子头宽大而圆润,炯炯有神的眼睛迸射出威严肃穆,微微张着嘴,獠牙尖锐而锋利,歪着脑袋,看着一侧, 身体上的肌肉线条雕刻的淋漓尽致,每一寸都透露着力量的美感。

    老者还未进门,院落中便传来了狗吠声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门缓缓打开,一老妇人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“大黄叫的欢实,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,原来是你啊!”老妇人看着云长福说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老妇人锦袍加身,乌黑的秀发插着今早采摘的素灵花,皮肤白皙,举手投足间显露出雍容华贵,如果不是眼角的鱼尾纹,就像中年妇女一般。

    “云溯受伤了,带他来治疗。”云长福看着老妇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云溯?就是那个天天被大黄追着跑的小孩吗?他怎么了?”老妇人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去又说!”

    云长福说着,绕过影壁,走进了大院中。

    “云夫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安修竹点头示意,老妇人双腿微屈,微微俯首,两手互握在侧腰做了一个万福。

    云姓是村里的本姓,只要经过村长同意,外姓之人也可在村中生活。

    大院花盆中种满了各种灵花灵草,侧边一块空地上,大黄狗被栓在一根木桩上,看见安修竹的身影,叫的更加的疯狂,口中的口水被甩到地上,疯狂扯动着身上的铁链,随时都能把眼前的人撕成碎片一般。

    大黑摇晃着身体,跟在安修竹身后,大黄看见大黑,顿时停止了吠吼。

    大黑撇过头,伸出大红舌头,舔舐了几下嘴角,瞪着大黄狗。

    大黄狗仿佛看见天敌一般,快速挪动脚步,蜷缩在一旁,颤抖着身体。

    安修竹跟着老者,经过大院,绕行几步来到了后院房屋中。

    “寒蕊,去烧几壶热水。”

    云老夫人听到云长福的话语,转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云长福接过云溯,轻轻的将他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伤口缝合的很好,只是这烧伤,如果不用药物治疗,恐怕以后展动手臂,多少会有些影响。”老者看着云溯焦黑手臂,板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云长福从书架的箱子中取出两个瓷瓶,两只手掂量了一下瓷瓶,心中一阵心痛。

    “这瓶是太一紫玉液,这是玉衡雪莲丹,丹药碾碎了给他服下,玉液等会儿用热水浸泡溯儿的身体。”云长福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安修竹若有所思,慢慢的说道:“云大哥,这不是你珍藏的丹药吗?怎么。。。”

    安修竹话还没说完,便被云长福瞪了一眼,安修竹只能闭嘴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这药的威力,如果想让溯儿恢复如初,只能用最好的药!丹药而已,花钱再买便是。”

    虽然云长福说花钱买便是,可是这两瓶丹药,花了他一百枚中级灵石。

    安修竹碾碎丹药,混入清水,抬起云溯的脑袋,将药水倒入了他的嘴中,顺了一下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看着药水入腹,安修竹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寒蕊提着两桶小半米高的水桶进入房间,她提着水桶如履平地,呼吸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热水倒入木盆中,丝丝热气瞬间散布开来。

    云长福将玉液倒入水中,伸手在滚烫的热水中搅动,看着安修竹说道:“将溯儿放进木盆。”

    紫色的药水融合在热水中,散发出道道灵气。

    安修竹抱起云溯,将他放进了木盆中,木盆中的紫色液体顺着肌肤渗透进身体,肌肉,经脉,脏腑,骨骼,渐渐被紫气包裹。

    紫气慢慢的将受损的地方愈合,云溯急促的呼吸开始变得平稳。

    云长福看着水中的紫色液体开始慢慢的变淡,揉捏着胡子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一个壮硕的身影快速向着后院房间走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!父亲!”青年一边小跑,一边急切的呼喊着云长福。

    “思远,冷静点!”云长福瞪着云思远,板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云思远看到屋中的安修竹和木盆中的云溯,眉头凝结的更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安先生!”云思远躬身作揖,向着安修竹说道。

    安修竹拱手回应。

    云思远是云长福的四儿子,仿佛年轻版的云长福。

    云思远三两步走到云长福身边说道:“父亲,有两个外村人到客栈闹事,抓了元宝和小六子当人质,说要你出面才肯放人!”

    云长福“咚,咚”杵了两下拐杖,眯起眼睛说道:“我们走!修竹,你就在这里陪着溯儿便好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二人走出了房间,安修竹站在门口,若有所思的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。